仲夏的尾聲帶著淡淡涼意的夜晚,坐在崑山緯創會館十七樓的陽台,看著外面絲絲細雨中車水馬龍的柏廬高架橋,一晃而過的車燈無意間勾起了塵封已久的回憶,彷彿回到了十數年前一個剛過而立之年的青年,懷抱著夢想與目標,踏上一塊陌生的土地,誓要成就一番豐功偉業,讓家人過上幸福生活的我。

遙想當年初次外派踏上北京的土地,心中除了忐忑之外更多的是躍躍欲試,這裡是教科書中提起過的故土首都,在傳承了五千年的歷史中,有多少英雄豪傑在這裡叱吒風雲,我雖然是一介新丁,但是我也要效法前人發揮一己之長,在皇城根裡寫下屬於我的歷史。一轉眼已渡過了將近六千個日子,整個故土的大江南北皆已遍遊,壯麗河山景緻如畫、人文采風細細動人,可是心中始終有一個缺口沒有填補上去,我知道那是對家人的思念,也是對妻女疏於照顧的牽掛。
對於一個長年外派單身赴任的人員而言,總是心繫兩頭,白天時克盡所能的讓工作盡善盡美,而當夜色深重時卻總不免會思念家人,可是身在異國他鄉,又是一家之主,也放不下那份矜持與威嚴,只能自我排遣孤寂,鮮少有實質舉動。


望著一盞一盞呼嘯而過的車燈,心中突然一動拿起了手機,今天是農曆七月七日,正好是七夕情人節,順手就撥通了電話與我遠在台灣的大小情人閒話家常起來,小情人還笑著說老古板的爸爸竟然會在七夕打電話和她們聊天,有點浪漫的意思喔,在那一刻我感覺心中的缺口慢慢的在自我填補,原來縱隔千萬里,只要一聲問候仍舊可以拉近彼此的距離,我想這會是我此生最浪漫的七夕情人節。